首页资讯万言堂北京写字楼暗藏传销币
  • 评论(0)

分享到

微博

微信

QQ

北京写字楼暗藏传销币

万言堂 蜂巢财经News   | 2019-12-05

数十人围在一张桌子旁,各种游戏宣传海报围着这些人;另一间屋子里,身着西装的“老师”给刚进屋的新人讲起区块链,讲课的重点是如何通过一个名叫“盛世王朝”的游戏平台“赚大钱”。

注册号称“45天回本、1 年赚10万”的盛世王朝,需支付660元现金,以此兑换600个金币,“不用玩,平台就会每天按账户内的金币总数给到复利和返利。”

“直推”拉新获得的返利更多,不仅“有价值1元的金币”收益返点,还有拉新获得的USDT奖励。该“老师”列出的人员发展结构,极具金字塔式的上下线传销色彩。

区块链也被包装进这个游戏中。讲解“老师”号称,明年将会有一个名为FDG的数字货币出现,游戏里的金币可以1:1兑换FDG,“我们现在攒金币,就是一级市场,等FDG上了交易所,进入二级市场,挣的钱更多。”

至于该平台属于什么公司?技术团队都有谁?自称“盛世王朝”市场部的人员对此讳莫如深,将“匿名性”抛给了好奇者,“区块链都是匿名的。”

这样一个团队就隐藏在北京市朝阳区的一处写字楼里,没有公司名字的办公室里,聚着一群中老年人,将区块链解释为“一项普通人就可以参与的技术”的“老师”,为一群更不懂区块链的人编织着一场暴富梦。

“不用玩就赚钱”的游戏

位于北京朝阳区的SOHO现代城写字楼里,19层的一间办公室并不引人注目,门上没挂公司名字,屋里则摆着各种网络游戏的易拉宝海报。

50多平米的空间被分成两室,一些40岁上下的中年人围坐在外间,其中也有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一边盯着各自手机屏幕上金黄页面的盖房子游戏,一边交流着金币进账。

里屋放着茶台的老板桌前,几张椅子和一块白板形成了小教室。蜂巢财经佯装咨询者一进门,牵线的叶姐热情迎接,“就等你了,让老师给你们讲讲。”

叶姐已经六七十岁,她口中的“老师”是一名年轻男子。等人就坐后,“老师”开始讲课,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新能源、大健康被他一一列在白板上,“其他的技术要求太高,普通人参与不了,区块链是我们可以参与的,趋势不等人。”

相比区块链的本质“数据库”,这位“老师”讲解的区块链要点和钱、财富紧密相关,比如点对点交易,随时变现,限量发行……“区块链的一年相当于传统互联网行业的100年”,比特币“8年涨了1500万倍”。

在他口中,“火币和ZB中币是国内合法的交易所”,李嘉诚10年300亿美元的财富积累,“火币网创始人李林4年就做到了”,白板上,李林的名字写成了 “李琳”。

40分钟的授课里,留给区块链的时间不到10分钟,重头戏在一个名为“盛世王朝”的游戏平台上。

北京写字楼暗藏传销币

“老师”在小屋里讲解盛世王朝复利规则

他称,盛世王朝成立了大约3个月时间,已入驻40多款游戏,平台设计了一些置地建房、祭拜、清扫等一键完成的小游戏,“这些游戏不用玩,每天只需点击一下即可,用户点击后就可以证明自己是活跃的,活跃用户都在给平台的大数据做贡献,每天都可以获得金币激励。”

用于推广的“盛世王朝白皮书”更像是游戏指南,其中将该平台定义为“模拟经营类游戏”,开发团队未具名,仅称作“FD游戏工作室”。

买金币-建房子-收金币是该游戏的主要内容,房子又按金币投入和产出不同,分为民房、别墅、皇宫等级别,房产级别越高,建设时消耗的金币数量越大,建成后可获得的金币收益也越多,每天可获得消耗金币数额的1%~3%。

值得注意的是,注册该平台时,参与者的姓名、身份证号、支付宝、微信以及银行卡号等私人信息也会被要求填写。

推广现场的“老师”称,金币可在场外以1元的价格点对点兑换,“现在大家基本都不卖,都在攒金币。”

如果1个金币1块钱,平台分给活跃用户的钱来自哪里?

对此提问,“老师”给出答案, “平台赚的是游戏公司和广告商的钱,费用有的几十万有的上百万不等,平台会将来自游戏公司和广告商的收入分给参与游戏的用户。”

除此之外,用户注册费用为660元,“其中60元是平台的服务费,剩下的600元会以金币的方式发放到你的账户里。”

屋子里的游戏海报、平台上展示的各款游戏及“老师”的讲解,都让盛世王朝看起来像是一个游戏分发平台。

按照游戏专区的展示,蜂巢财经致电被列在其中的游戏《小小勇士》的客服,该游戏的开发方为广东星辉天拓互动娱乐有限公司,对方表示,不知道盛世王朝这个平台。

“老师”则称,里面的游戏可以玩,但需要花钱,而盛世王朝盖房子的游戏不用玩就可以赚钱。

对于屋里已经花660元注册了会员的中老年用户来说,游戏不是兴趣点,“贡献活跃度”获得金币奖励才是他们被吸引来的原因。

“只需要几百块钱,每天都有金币,一个手机号注册一个,多了都不行。”头发花白的叶姐说。

“老师”鼓吹“利滚利年入10万”

直推、复利是“老师”讲解盛世王朝玩法的关键,到底有没有那么多游戏入驻不可知,但想要参与就要花660元的注册费用,这是实打实的门槛。

“老师”称,成为盛世王朝会员后,平台每天以600元加前一天收益为基础计算,定期返给用户1%~3%的利息,45天左右即可回本,“投资660元,利滚利一年的收益大概为10万元。”

但无论是本金660元还是以百元、千元、万元计的收益,都无法从平台直接提现,“金币1个1元,可以和游戏里的用户点对点交易。”

老板桌前的一名女士称,“没关系,不想要金币可以找我们,我们收,不过,现在基本上大家都不会卖金币。”该女士和身旁的另一名男士则称,他们是推广游戏的市场部。

获得收益奖励的另一大“利器”是直推拉新。直推奖励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数字货币USDT,另一部分还是盛世王朝的金币。

刚进入的初级玩家被定义为“堂主”,直推拉人则被称作“分享”。按照该平台分发在群里的规则,A级奖励规定,老堂主分享5个堂主,可获得50USDT;B级奖励的100 USDT,需要分享10个堂主,而且要求其中3个堂主下各有3位玩家……按照奖励金额、分享堂主数及下级玩家人数不同,奖励级别分到了H,总高可达17750USDT,折合人民币超12万元。

在“老师”的描画中,“如果你的团队下面有10万人,可获200万USDT的奖励,那就是1400万人民币。”

USDT怎么领?该“老师”称,奖励会根据后台统计打进玩家的火币账户里。

北京写字楼暗藏传销币

群里传播的奖励机制

现场人员好奇“老师”到了多少级,该男子称,他刚加入半个月,已分享10个人,“50 USDT的奖励已经拿到了,”他正在为100 USDT的奖励努力。

除了USDT奖励外,“老师”称,一级邀请者还可以获得二级受邀者金币收益的10% 。他拿自己举例,“现在我分享了10个人,他们每人支付660元成为会员,如果中途不提现,一年的收益是10万个金币,我就可以获得1万个金币的奖励,10个人就是10万。”他强调,每个分享者只能拿他发展的第一级用户收益。

据国务院通过的、2005年11月1日实施的《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显示,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依上述条例看,盛世王朝参与者要在注册时支付660元,以金币及USDT作为奖励来发展人员,下线发展人员为上线收益做贡献,这样的模式充斥着传销色彩。

660元的个人注册资金看似不多,但随着人数不断增加,整体资金池将不断壮大。现场一位年轻女士称,平台一个手机号只能注册一个账户,有的人为了投资更多,把家里人的手机号都注册了;另一名男子则称,他们中的“田姐”今年60多岁,已经分享了200多人。

“老师”也称,目前,盛世王朝用户大概有10000多人。以此计算,该平台光注册收费已达660万元,而所谓返给用户的、价值1元的金币,事实上更像是游戏的虚拟资产,“含金量”则无法判断。

预告数字货币上交易所“赚大钱”

为了增加金币的“含金量”和价值增长预期,区块链再次登场。

“老师”及茶台前的男女均称,盛世王朝还将推出区块链游戏公链币FDG。

以“盛世王朝”为名的招商微信群里传播着一份FDG的中文白皮书,上面显示,FDG的全称为Flourishing Dyanst Game,盛世王朝是FDG的“落地应用”。

与游戏平台一样,FDG的团队被笼统的描述为“我们”,而盛世王朝的开发者则被描述为“一群游戏技术爱好者——全球游戏极客联盟”,网上并没有该联盟的介绍。

白皮书显示,FDG将从盛世王朝游戏项目中产生2.1亿枚全球通证,挖矿是主要的产生方式,占比70%。

白皮书里FDG的发行计划

当蜂巢财经问到具体是谁研发的公链和游戏平台,茶台前的男子则用“匿名团队”来回答,“区块链本身就是匿名的,我如果说这游戏是我做的,你敢玩吗?”

号称匿名的全球化团队研发的FDG,还有一份手写的战略规划,金币兑换FDG是一级半市场,“争抢项目”的N多家交易所被列在二级市场规划中,并号称将会和万事达“链接启动全球支付”,野心不小。

北京写字楼暗藏传销币

手写的FDG战略规划

“老师”也紧跟着介绍,FDG预计会在几个月后推出,盛世王朝玩家可以用金币1:1兑换FDG,“等我们发展到100万人的时候,FDG也会上火币这样的合规交易所,目前人数还不够不能上;我们现在属于一级市场,1元的价格是最低的,上交易所后,会涨得更高。”

当蜂巢财经打算离开这个营造“暴富梦”的小屋时,叶姐蹒跚着跟到了楼下,“看懂了就赶紧加入,才几百块钱而已,我都让亲家母来注册了,她明天就来听课。”

警惕的叶姐一直将人送到了楼外,跟了一段路后才转头离开。

区块链游戏成传销盘重灾区

构建在以太坊和EOS上的区块链游戏类DApp还在艰难的探索期时,编织着财富梦想的传销团队将区块链落了地。

去年6月,以太坊创始人V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融业和游戏行业是最先应用区块链技术的两大行业,很多公司对在游戏内应用区块链技术非常有兴趣。

一年过去了,相比于金融,游戏已被市场先甩下了车。

在DappReview上,蜂巢财经统计了近1000个游戏类Dapp发现,仅前70个游戏拥有活跃用户,其中活跃度最高的是在Steem区块链上发布的卡牌类游戏Steem Monsters,其12月4日的活跃用户约为3000人,相比王者荣耀等动辄上亿日活的手游,3000人日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北京写字楼暗藏传销币

用户量排名靠前的DApp活跃状况

区块链行业早期并不乏盯准游戏的项目,2018年发起GTC公链就号称做游戏,经历了OKEx的下架风波后,币价跌幅达94%,针对GTC维权的人不少,该项目落了个一地鸡毛,创始人徐乐的朋友圈里倒是充斥着在各国游玩的打卡信息。

另一个号称区块链游戏的贝尔链(BRC)已经在8月31日崩盘,游戏挖矿停产点燃了投入者的不满,一份流传在维权群中的统计显示,投资者亏损从数万到数百万不等,非小号显示,目前BRC的流通市值为2.3亿美元,高峰时,这个数字为18亿美元。

FDG的宣传材料中,贝尔链被列为同类项目之一。

一位区块链游戏开发者向蜂巢财经表示,区块链游戏目前受限较多,区块链技术的生态不完善,受众少,且这群人中多半带着投机心理在参与游戏,绝大部分人还从未尝试过真正去中心的区块链游戏,这些都导致进场的新人趋近于“零”。

区块链游戏也是资金盘、传销币的高发区,“入金总得有一个名目和渠道,成本低廉的小游戏系统就成了一种选择,再加上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这个新概念,玩的还是返利、拉人头的花样。”

他提醒,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如何将传销、资金盘游戏拒之门外难度大,主要还是看这个游戏是否真正有盈利能力,新人投资加密货币还是要多关注市值排名靠前的主流币种。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系用户自行发布或转载,不代表比特万象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比特万象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比特万象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通知比特万象予以删除。

发表评论

粤ICP备17084271号-2 Copyright © 比特万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