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万言堂重监管之下,金融创新与稳定的博弈
  • 评论(0)

分享到

微博

微信

QQ

重监管之下,金融创新与稳定的博弈

 重监管之下,金融创新与稳定的博弈

 

Q:现在全球监管是一个趋严的态势,包括韩国也是禁止ICO、实名制这些。那国内现在已经禁止了很多东西,国内之后的监管趋势未来还会更严吗?

 

A:我个人对这点并不是特别悲观。第一、这个东西还是比较新,数字货币、中心化等,听起来让人很紧张。大家对这个技术也不太了解,我也只是从市场角度会多多少少有些接触;第二、我们现在主要为了实现小康,所以我们对金融风险强调的非常严重,而且16年17年金融市场波动很大。所以弄这么一个新的东西,波动率那么高,容易引起市场恐慌;第三、我们的金融监管现在正在大幅调整,体制在改革。当新的监管体制建立起来了,等我们更加了解这些技术以后,我还是那个观点,我们中国通常监管会比市场慢一拍,它不会比它领先,但也不会比它慢三拍。我觉得中国监管还是会跟进的。我其实倒不是那么悲观。

 

Q:包括像系统性风险,虚拟货币它这一块儿波动性太大了,它对整个系统性金融风险是有威胁的吗?

 

A:目前它体量还太小,参与的人还太少。但是参与的人一波动他也许会血本无归。所以说它真的是会对中国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吗?其实股市崩盘也没有产生。但是在这个大背景下看,任何这种大的这些波动,比如说从监管的角度来说,现在去严格监管,不可能单独把你排除。就算是一个小的东西也会监管,并且是风险大的全部都监管。

 

Q:大家担心比特币会用于洗钱,还有那个恐怖主义。

 

A:所以要监管,这也是监管的一个原因。当然会有更好的监管手段、效率、制度、方案出来,在新的规则下会有新的运行方式。而现在涉及泡沫、洗钱、恐怖主义,所以现在监管比较严。

 

Q:现在市场上有个说法,因为中国禁止了很多东西,所以有人说中国会错过区块链这趟车,您怎么看?

 

A:技术的变化实在是超乎人的想象。你让我现在预计那么远,我也不好说。至少目前来看错过这趟车,看你从哪方面讲。如果说你要所有交易平台都通过中国进行,那这个可能是会错过。我觉得中国目前主要还是满足国内的投资者的需要,相应产生的,也不是一个战略要打造的一个东西。中国从十八大以来一直强调实业立国。我觉得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比较优势,我们在传统金融方面还没有完全放开。我觉得能够有一个合法的、严格监管的、比较稳定的市场,然后有一个平台,能够满足国内投资者的需要,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现实的目标。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觉得谈不上错过这趟车。

 

Q:如果从迪拜它打造区块链的中心,包括像爱沙尼亚的数字世界,这些来看呢?

 

A: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确实错过了,但是中国也没想赶那趟车。我们中国一直强调实业立国,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优势。这本来就不是我们想追求的目标,所以谈不上错过。比如迪拜不做这个能做啥。我们满足一下基本的需求,有这么个市场是挺好的。

 

Q:您刚刚说咱们得有一个平台大家上去交易,您觉得中国交易所被禁这个事儿,这政策之后会开放允许交易所甚至交易吗?

 

A:这个谁都没有办法预测。如果预测是一个趋势我大体能看到,但是什么时候发生,接下来会有什么具体政策出台谁都没有办法预测。我觉得还是那句话,监管会慢一拍,但也不会慢三拍,也不会慢五拍。一拍到三拍到底持续多长时间,我觉得至少这两年总体而言是强监管,但是强监管并不意味着金融科技不推进。周小川也说要推进金融科技。我觉得新的监管体制明确以后,我觉得有一定的可能性逐步的推进这方面。原来只是说大家太不了解了,波动也太大了,而且前段时间金融市场太不平静了。

 

四、

区块链新突破,重塑经济与世界 

 

 

Q:ICO是作为一种新的募集方式吗?

 

A:ICO不是为实体产业。ICO怎样沟通实体。传统上的金融包括间接金融、直接金融有不同的风险偏好,有不同的客户需求。我觉得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一开始就过于高调。动不动就是取代。我觉得是重塑,重塑这个词比取代要好很多。对于数字货币也是这样。他确实会有新的形式在运作,金融市场太复杂,取代传统金融就太夸大其词了,这怎么可能呢?我觉得只是底层技术会有变化,原来是用笔记账,现在用电脑记账,后来用互联网记账,然后又用区块链记账。该服务的还是得服务。实体企业有些不愿意用这些东西,我就用传统的银行行不行?传统的银行能不能借用区块链技术,可以啊。我觉得更多的还是重塑,整个行业现在还要求过于激进。

 

 

Q:因为区块链作为一种新的数字经济,它的远景是要改造现在的经济模式,现在的中心化的东西,包括像颠覆银行现在目前的金融体系,这块儿您怎么看?它真的能够做到这个吗?

 

A:金融体系很复杂,也存在很多重要的作用。金融体系并不是简单的投资和投机。金融体系也要服务实体。最简单的一个东西金融为实体要募集资金,目前为止,数字货币怎样为实体经济募集资金?

 

Q:现在有一种更大的口号说是区块链将彻底改变生产关系,您觉得是否言过其实?

 

A:也许吧。有些人能看到最后的上帝视角。但我这个人的想象力不太丰富。现在反过头来看,互联网有没有改变每个人的生活。确实是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但是互联网有没有改变人类社会基本的关系,或者说互联网有没有改变生产关系。我觉得也没有。领导还是领导,下属还是下属,父母还是父母。它有没有改变每个人的交流方式?确实也改变了。你说区块链比互联网大还是比互联网小,也许将来会是比互联网更大的一个变革,至少目前为止,我经常会想着移动互联网怎么样改变人类社会。我觉得它是改变人类社会的方式,是一个底层技术,是一个通用技术,但是人类社会的基本架构还在,但是你说动不动就怎样改变生产方式。我觉得整个行业泡沫就是这么产生的。它其实就是一个底层技术,这个技术一步一步做出来。也许像风投通过这种方式能够有更多的募资,我觉得像我们还是相对的比较谨慎一点。

 

Q:国家有做数字货币研究所,类似委内瑞拉的石油币,那我们国家之后会有可能发这种数字货币吗?

 

A:有人传说,中国会有可能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周小川也一直提到这个。这个有相当的可能性。对于中央银行来说,一方面,首先我们把这么多的M2,这么多的东西,以区块链的形式去弄,那如果技术上能够突破能够可行的话,那么这也是我们可能做到的事情;第二,真正的货币如果越来越多的数字化的话,有利于央行更好地去了解资金的流动性,那央行会觉得何乐而不为呢?我们可以想象,不仅是区块链的数字货币,如法律规定每个人只用支付宝、微信,如果说技术上能够做到,那一样是变成了数字货币。那支付宝和微信的权限就交给中央银行了。那对于中央银行来说,这也是个好事。

 

所以我觉得,技术上也许传统的方式不能完全做到,但区块链可能让它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它可能发行区块链为主的数字货币,可能有这种需求,这是有可能的。

 

Q:日本对区块链的发展比较快,又发行日本的数字货币,这个怎么看?

 

A:日本传统制造业衰落厉害,只有一些独门暗器还保留着,人也在减少,人口也在老龄化,所以在做这个。纽约、东京人家本来就是传统金融中心。

 

Q:中国不急于做区块链这方面的东西,在于中国本身就有支付宝、微信这些东西?

 

A:中国确实体量太大,这个确实有一个过程,民间支付宝、微信也不是政府控制。中国确实跟日本、迪拜他们不一样。咱们现在还是实业为主。从经济学家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在期望政府的产业政策,能用政府的力量去推动某一个产业的发展。那你现在去看日本和迪拜,它就是靠政府的力量去推动这个发展。我们的产业政策其实都在推实体市场,如扶持电动车。那中国会不会在数字货币上面有些动作,我觉得我们国家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一个数字货币的金融中心,可能会去做,但是也是为了满足大家的需要。像我们传统的期货也没有要做成世界的,我们主要是为了满足国内的投资需求。

 

Q:比特币这种高回报的东西会加速中国经济走向脱实入虚的过程吗?

 

A:如果天天炒它的高回报,大家无心做事,当然是会有,但参与者少,也是小范围。宏观意义也不要过分强调。它很重要、回报也高,让人兴奋。未来可能会更加重要。

 

五、

金融科技新发展,应用为先,抢占制高点

 

 

Q:您怎么看有声音说区块链把信息互联网转向价值互联网这个事儿?

 

A:这都是有可能的,我觉得还是等技术过关以后再说这些事情,现在可以描述愿景。

 

第一,从VC的视角来说主张比较积极,吸引资金的流入,大家投钱进去,这个事情真的能发生,而我更倾向于一步一步地去看待这个问题,它是愿意,觉得这个结果能成,所以会把好的东西说出来,那我觉得对于我来说的话,不管是从学术研究还是政府提供一个政策,这个技术依然有很多障碍需要突破。

 

第二,它是一个通用的底层技术,它会改变很多方面,但是你要天天去过分要求地话,对我来说可能不是很认同。

 

Q:大家看到比特币和数字货币的商品属性,但是区块链技术还没有大规模地应用,您觉得数字货币和比特币会是下一个郁金香吗?

 

A:郁金香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用处。黄金有储值功能,它的用处在于它能保管我们的财富。财富管理、保存、转移,这是数字货币的商品属性,他是有用的,能保管我们的财富。

 

Q:比特币没有应用做基础,那是不是它的生产价值没有体现出来?

 

A:它比传统的资产要好,它的用处,稀缺性基于其共识性,对于财富储存、交易、转移还是有用处。有其实用性,不会跌到没有,郁金香会跌到0。算法不会发生变化,它有它的用处,不是郁金香。

 

 

Q:区块链的前景怎么看、最先突破的传统行业会是哪些?现在区块链的应用没有大规模推广是因为监管的原因吗?

 

A:目前的监管主要对金融领域,如果用在非金融领域会很宽松,如:淘宝的征信方面、物联网的应用。需要进行信息验证和信用评价等领域都有可能突破。金融是个特殊的领域,所以金融要有特殊的监管。比如工厂的信息交换,将来应用了区块链技术,数据量也不是很大,就跟用了一个新的机械,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事情。而我们现在讲的区块链主要是讲到数字货币,而其实区块链应用到非金融领域,只要技术上能够突破,就会应用很广,也就不存在太多监管。

 

Q:这些技术发展应该会得到鼓励是吗?

 

A:主要障碍还在于技术的突破。物联网这么长时间没有突破,一个是技术,一个是市场。区块链作为一个新兴的数据存储、交换手段,如何从技术的基础上满足客户对它的需要,行业对它的需要,然后市场接受它,那它显然就应用非常广。现在它的这种数据的量级,能够满足存储、转移财富,所以我们把它用在货币方面,但它如何满足,比如说市政,比如香港地区的红绿灯的应用,只要市政管理局评估能不能用,批准同意就用了。这也是区块链的一个用处。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系用户自行发布或转载,不代表比特万象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比特万象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比特万象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通知比特万象予以删除。
粤ICP备17084271号-2 Copyright © 比特万象 版权所有